朱成志是香港人,十年前,他和太太一起到上海发展,如今已经在上海安家,孩子也在上海出生。在过去的几年中,他们到访过甘肃、四川和云南多处的希望小学,发现了城市与农村教学资源差异巨大的问题,虽然硬件设施上已有改进,但教学质量还有待提高。

一向崇尚公平的他们,就决定利用科技和互联网,减少城市与农村孩子知识的鸿沟。他们收集二手iPad,与地方教育部门协商为学校接通宽带,寻找企业赞助上网设备,一方面,希望借助老师的引导和互联网上海量的教学资源,开拓孩子们的眼界,享受公平教育;另一方面,也减少城市电子垃圾,物尽其用。

“一扇窗计划”项目在网信理财和众筹网公益频道上线,已经顺利筹资到所需资金,我们也采访了有情怀的发起人朱成志,听听他理解的教育公平。
小助手:做这件事的初衷是什么?

朱成志:偏远地区很多学校都从危房重建了,但知识及教具还没有得到很大的提升。

在城市里,经常看到孩子人手一台平板电脑或大屏智能手机,用得非常娴熟。这样下去,城市和偏远地区的孩子在资讯年代的鸿沟会越来越大。

我们也发现,因为平板电脑在过去几年内高速的迭代,很多家庭及公司里都开始有闲置的平板电脑,如果我们把它们收集起来,把城市人不再重视的“宝物”用在偏远地区的教育上,利用平板电脑的直观操作特性加上互联网这个资源丰富的环境,其实是可以给偏远地区孩子们带来一个全新体验的学习环境。所以便开始了这个项目。
小助手:用iPad进行教学的目的是什么?

朱成志:成功因素并不止是知识,而是需要拥有独立思及考解决问题的能力

除了上面提到的资源再利用的设想外,我们也留意到在资讯爆炸的今天,我们的下一代的成功因素并不止是他们拥有多少知识,而是需要拥有独立思及考解决问题的能力。他们需要知道在哪里可以获得相关的知识来帮助解决当前的问题。

我们是希望透过这个计划,培养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平板电脑是他们的工具,是他们通往资讯快速道的窗口,让他们能自由地寻找需要的答案。

 

小助手:在执行的过程中是否有公众误解?

朱成志:误解都是个别例子,支持和点赞的朋友还是占了大多数。

这是我们第二次在众筹网发布项目。去年的项目很顺利地完成,大家一致报以支持的态度,让2000米高山上的亮窗口小学的100多名学生获得光纤互联网连接,并能通过iPad接触外面的世界。

今年年初,社交网络里出现了怀疑是骗子的集团向公众募捐iPad(后来消息被平台删了),或许这个在网民心里留下了阴影。误解都是个别例子,支持和点赞的朋友还是占了大多数。

但是这次经历后,我们以后有两个方向:一是设法走向社企模式,减少向公众募捐的依赖。另一方面,如果明年需要众筹的话,我们会提供更多操作层面上的介绍,让大家更明白我们设施情况及后续支援的铺排。
小助手:面对公众的误解或质疑,您如何应对?

朱成志:我们会直面问题,加深理解。

其实很多问题都是因为用户开始对实际操作层面想有更深的了解,这点我们在下一次众筹时会改进。举一些例子,有些用户谈到学生可能滥用的问题,其实我们已经考虑到了。我们在每一台iPad都设置了限制,让学生无法自己下载APP。在课堂使用时,老师也可以锁定指定的APP,防止学生把iPad用作其他用途。

也有一些用户疑惑为何我们只用iPad而不用相对便宜的国产平板。其实,这是一个管理问题。当我们设想到未来会有几百部甚至上千部iPad通过我们捐到不同的学校(2015年上半年已经超过200部),我们需要标准化的产品和有成熟远程管理功能的平台,iOS符合这两点。苹果有完善的MDM后台管理功能,我们在每一台机器安装证书,每台设备的设置及安装的APP都一目了然并可以按需修改。Find My iPhone功能,更可以让我们看到iPad的地理位置,是否离开了学校,这是对捐赠人负责。 明白了我们对后续管理及支持的工作,这个问题便不难理解。

但有些评论我们是无法苟同的。例如有用户谈到偏远地方孩子不配用iPad,这样等同把人分了等级,我们不能认同。
小助手:您认为的教育公平是什么样的?

朱成志:让偏远地区的孩子能容易地融入主流社会。

近年贫富悬殊的加剧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我们项目更深远的目标是让这些偏远地区的孩子长大后能容易地融入主流社会,让他们有改善生活的能力。这才是我们鼓励的公平。

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很多人会说这些社会问题应该留给政府承担。社会本身是众多的个体组成的。互助互爱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快乐社会的根本。每个人如果都从自身利益出发社会便越来越不公平,怨气难免越来越多。所以,我们虽然力量有限,但如果每个人都从自己开始帮助别人,社会便会变得更平等更快乐。

分类: Interview